小苍足球赛事网:http://www.jianyehongmo.org 分享2020最新足球赛事,国际国内足球新闻!

鱼腩的味道——科索沃篇

欧冠球迷 欧冠联赛 0 条评论 2020-04-30 13:12:06 本文有3103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欧洲国家联赛展开前,有人问寸咀哥D 级联赛应该留意哪一队,当时的答案是科索沃,毕竟能够吸引《寸咀足球组》Facebook 专页特意发帖评论该队在友谊赛的表现,当然内有玄机;四轮赛事后,科索沃在D 级联赛第三组四战两胜两和得八分,暂列小组首名。科索沃在2018年世界杯外围赛的成绩是十战一和九负,按理在欧洲国家联赛D 级联赛不易左右大局,一年间成绩突飞猛进殊非易事,莫非是转势先兆?2016年年底,《寸咀足球组》先后发表《归化交叉点——科索沃,认祖归宗很繁複》及《归化交叉点——科索沃的下一著》,详细审视科索沃足球的基础,也是本篇《鱼腩的味道》系列的引子,部分背景在此不赘,还请参阅前文;寸咀哥认为科索沃在2018年世界杯外围赛的表现是逊于预期,在欧洲国家联赛的表现才算发挥应有水准,该队能否藉著欧洲国家联赛以壮声威,为2020年欧洲国家杯外围赛做好准备,甚至取得2020年欧洲国家杯决赛周资格?
 

  科索沃(世界排名:137;ELO:1450;欧洲足协国家队系数:9,950)

  背景

  每次谈到科索沃的历史,必须提及前南斯拉夫与阿尔巴尼亚,因为科索沃曾经是这两个国家的属土,若非科索沃于1946年重新纳入前南斯拉夫范围,绝不会出现今日科索沃跟塞尔维亚及波斯尼亚的敌对局面,甚至国际足协与欧洲足协基于保安理由,不让科索沃跟塞尔维亚及波斯尼亚在世界杯外围赛与欧洲国家杯外围赛同组。相对而言,科索沃与阿尔巴尼亚源流相通,塞尔维亚是两国的共同敌人,虽然经过数十年的分割后形成稍有不同的社会体系,甚至在足球发展上争夺同一批人才,两国的关係是相安无事,例如在2018年世界杯外围赛期间,阿尔巴尼亚借用国家杯主场供科索沃作为主场。

  2008年2月,科索沃正式宣佈从塞尔维亚独立,尽管最终成为联合国成员国,目前未跟该国建立邦交的国家为数不少;在足球发展上,国际足协于2013年2月批准科索沃可跟其他成员国进行认可的友谊赛,2016年5月获接纳为国际足协与欧洲足协成员国,刚好赶及参与2018年世界杯外围赛。科索沃成为国际足协成员国后才有正式,最初低见190位,如今排名137位,暂属历史高位;科索沃自完成2018年世界杯外围赛后,至今八战六胜两负,加上该队在欧洲足协成员国中排名49位,只要成绩持续改善,日后的世界排名不难再创新高。

  印象

  本土足球方面,科索沃在前南斯拉夫时代已有自己的联赛,惟属联赛系统第五级的地区联赛,在前南斯拉夫足球上不成气候;由于财政实力所限,个别出色的科索沃人才往往被塞尔维亚球会收归旗下,例如前南斯拉夫是1960年奥运足球金牌得主及欧洲国家杯亚军,阵中有三位生于科索沃的球员Milutin Šoškić、Fahrudin Jusufi 与Vladimir Durković,他们均从未效力科索沃球会;。前南斯拉夫解体后,无论是阿尔巴尼亚或科索沃人也想办法出国求存,心理上仍然对家乡有一定情怀;至于足球员选择认祖归宗还是成长地出赛,视乎个人的际遇而定。近代冒起的科索沃足球人才,既有土生的Lorik Cana、Valon Behrami 与Xherdan Shaqiri 等,又有海外出生的移民如Taulant Xhaka 与 Granit Xhaka,他们均有参与协助科索沃成为国际足协与欧洲足协成员国的斡旋工作。因此,Shaqiri 与Xhaka 在2018年世界杯分组赛瑞士反胜塞尔维亚一役做出“双头鹰”(阿尔巴尼亚文:duart e kryqëzuara)手势庆祝,尽管事后被国际足协裁定挑起种族仇恨而罚款,科索沃人与阿尔巴尼亚人普遍支持Shaqiri 的行为。

  管治

  过去,科索沃足协是前南斯拉夫足协以及塞尔维亚足协的分会,国家正式独立后自然升格为总会。可是,北科索沃四个城市北米特罗维察、莱波萨维奇、兹韦钱及祖宾波托克是塞尔维亚人聚居地,不肯承认科索沃政府,如今成为不受科索沃及塞尔维亚政府管辖的自治地区,而这四个城市的球队仍然是塞尔维亚足协会员,对科索沃足球发展不无影响。2008年2月,科索沃正式宣佈从塞尔维亚独立,科索沃足协也迅速改选,结果由时任普斯天拿技术总监Fadil Vokrri 当选主席。

  Vokrri 是1980年代的前南斯拉夫国脚,是少数从本土球会打出名堂然后杀入欧洲一二线联赛的科索沃球员,1999年科索沃战争结束后返回祖家管理普斯天拿,当选科索沃足协主席后一直是争取国际认可的中坚份子;2018年6月9日,Vokrri 因急性心脏病逝世,享年57岁,就算得到国葬的礼遇,以后无法亲身见证自己努力的成果。此后,科索沃足协选出前副主席Agim Ademi 接掌职务,然而在推广国家队的活动上,这位新任主席请来自己的儿子、科索沃乐坛巨星Capital T 助阵,政、商、体跨界别影响力的问题难免引起球迷的关注,尤其是科沃索独立十年已经出现第四任总统,国民期望国家有发展之馀,也不想看到太多瓜田李下的事。

  科沃索一向有心以体育建立软实力,所以未成为国际足协与欧洲足协成员国前已经组成国家队,正式独立前先后由Muharrem Sahiti 与Vokrri 的旧同袍Edmond Rugova 掌帅,Vokrri 主政科沃索足协后请来另一位普斯天拿名宿及前领队Kujtim Shala 接手。2009年7月,科沃索足协宣佈任命Albert Bunjaki 为新任领队,同时邀请Sahiti 回归教练团;Bunjaki 不是优秀的领队,可以说科索沃那套进攻足球是Sahiti 帮忙制定的套路,不过他上任的象徵意义甚大,毕竟Bunjaki 是前南斯拉夫内战的逃兵,总算跑到瑞典延续足球生涯,终有一日可以报效科索沃,才能说服更多海外同胞认祖归宗。反过来说,就算Bunjaki 因球队在2018年世界杯外围赛成绩欠佳而引咎辞职,纯粹以此评定功过也不够客观,始终他不肯定自己亲身游说的科索沃子弟兵何时获国际足协批准过户,球员成功过户后也要时间融入战术体系,不可能即时见效。从Sahiti 署任领队,到Bernard Challandes 在2018年初正式上任,科索沃至今保持不败,背后有什麽微言大义?

  人脚

  前文《归化交叉点——科索沃,认祖归宗很繁複》及《归化交叉点——科索沃的下一著》提到科索沃海外人才分佈广泛,阿尔巴尼亚、瑞士、德国、奥地利、挪威、瑞典、芬兰等地均有值得游说认祖归宗的球员,那麽该队需要本土还是外籍领队?Bunjaki 是本土领队,但他在瑞典发展多年,接触的足球不够细腻,于是进攻比较像样,防守漏洞相对明显。Challandes 是瑞士裔领队,目前兼任瑞士超班霸巴素利球探,过去曾经长期执教瑞士青年军,也曾经执教大部分瑞士超球队,因此对瑞士的阿尔巴尼亚裔与科索沃裔球员有深厚认识;虽然Challandes 执教亚美尼亚时成绩奇差,但是该国足球体系自成一格,加上他从亚美尼亚下台后已获科索沃足协垂青,可说是做足功课才正式上任,因此一针见血指出球队防守不济的老毛病。

  Challandes 上任后奉行球队常用的4-2-3-1阵式,他偏好从瑞士游说科索沃裔球员认祖归宗也是不争的事实,然而他依然重用个别核心人选,队长Samir Ujkani 就是好例子;今季Ujkani 转投基古尔只能担任第二门将,然而他肯放弃阿尔巴尼亚而投靠科索沃,至今仍是该队招兵重大成就之一。事实上,Ujkani 才30岁,只要他愿意继续效劳,普斯天拿的Visar Bekaj、勒拉比的Bledar Hajdini 与古基斯的 Faton Maloku 只能竞争第二门将席位。

  虽说科索沃门将人选早有定案,该队后防缺乏有实力球员是不争的事实。萨格勒布戴拿模的Amir Rrahmani 可任左闸与中坚,只要上两轮欧洲国家联赛因伤缺阵的左闸Leart Paqarada 顺利归队,科索沃左路防守人选已定;效力辛特侯逊的Paqarada 可以推前担任左翼,本身是远射能手,侧击传送与防守能力不差,只是技术较粗糙,总较史简达堡中坚Fidan Aliti 串演左闸合理,而且苏黎世左中场Benjamin Kololli 堕后串演左闸效果不差,他在马尔他一役梅开二度令人印象深刻。

  科索沃后防的隐忧是右闸,梅斯干的Mërgim Vojvoda 基本上是稳佔正选,近期多靠Paqarada 串演补缺;萨尔布吕肯防守中场Fanol Përdedaj 过去是串演右闸的人选,近期不单在国家队失势,目前亦在养伤;普斯天拿右闸Armend Thaqi 能否担正副车有待观察;中坚方面则有人手过剩问题,Aliti、宾尼沙坚的Alban Pnishi、苏黎世的Mirlind Kryeziu、卢加谘的Jetmir Krasniqi、纳沙泰尔的Arbenit Xhemajli 均是瑞士青训出品,不过Challandes 尽可能选用禾斯克拉中坚 Ardin Dallku,夏德的Ardian Ismajli 与博洛尼亚小将Lirim Kastrati 也受青睐,现阶段尚可以把Xhemajli、Ismajli 与Kastrati 调至21岁以下国家队,惟21岁以下国家队队长Ismajli 即将成为超龄球员,Challandes 总要从中取捨。

  相对而言,科索沃的双防守中场人选更佳,苏黎世的Hekuran Kryeziu 即将刑满复出,有利球队争取小组首名出线;Challandes 也爱把史达进攻中场Herolind Shala 移后扮演中场指挥官,可是这位生于挪威的球员不擅拦截。由于施拿祖基防守中场Mehmet Hetemaj 最终回心转意留效芬兰,科索沃除有Përdedaj 可用外,也得提拔新秀,卢塞恩的Idriz Voca 与Dren Feka、斯古比的 Rron Broja 已经率先跑出,其中Voca 提早成为大国脚替补,多才多艺的Feka 与Broja 较集中代表21岁以下国家队上阵。

  遇上同级对手时,Challandes 确没必要起用太多防守中场,可是他把拉素中场Valon Berisha 推前未必是最理想的安排,特别是此子攻守兼备,精于处理死球,论担任中场指挥官的功效更胜Shala;Berisha 认祖归宗两年,挪威至今仍未找到最佳中场人选,此子也在欧洲赛越战越勇,Challandes 不能浪费这张王牌。科索沃足球意识尚攻,进攻中场人选多的是,史云斯的Bersant Celina 是其中一位代表人物,除了传送与盘扭俱佳外,后上攻门意慾旺盛,只是在国际赛的发挥仍有改善空间;邦比的Besar Halimi 也是重点提拔的人才,这位短小精杆的球员传优于射,可是今季他在邦比已被贬为后备,既然Challandes 敢于弃用质素更佳的Celina,Halimi 更有必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另一方面,迪奥斯捷尔进攻中场Florent Hasani 大有机会加入战团,特别是他能肩负21岁以下国家队的进攻任务,前景看俏。

  科索沃的两翼实力相当出众,甚至Celina 也能胜任此职,然而最正宗的翼锋人选仍是云达不来梅的Milot Rashica 与希伦芬的Arbër Zeneli。Rashica 是近年科索沃引以为傲的本土出品,胆色一流,底线传中造诣不错,可惜整体技术不够细腻;Zeneli 在瑞典成长,踢法较为大开大合,喜欢走位入楔与远射,只是科索沃锋线实力相对逊色,浪费了此子的二传能力。Rashica 与Zeneli 随时可在左右两边移形换影,同样可以灵活调用的尚有Bernard Berisha,这位效力艾卡马特的翼锋近年在俄超站稳阵脚,踢法简单直接,又有前场迫抢功能,一直是国家队的常规成员。

  新秀方面,19岁的亨克右翼Edon Zhegrova 是Challandes 新宠,踢法灵巧,2018年起已是国家队长期正选,但他是否足以媲美Rashica 与Zeneli,仍然有待验证;萨格勒布火车头左翼Lirim Kastrati 同样是19岁,跟博洛尼亚那位中坚同姓同名同龄,今季暂时在克甲射手榜领先,难怪Challandes 非选不可。既然科索沃在两翼人多势众,Kastrati 应否推前担任单箭头?这是Challandes 的烦恼。若要正宗柱趸式中锋攻坚,锡周三的Atdhe Nuhiu 是不二之选,惟他的可取之处仅是制空力强;基古尔的Vedat Muriqi 也是“空中霸王”,可是脚下功夫更差;威廉二世的Donis Avdijaj 好歹是史浩克04青训出品,可是他担任辅锋或翼锋效果较佳,Challandes 亦未把他调到进攻中场;奥特的Elba Rashani 可锋可翼,似乎是四平八稳的人选,不过质素有限。一对老将Albert Bunjaku 与Besart Berisha 其实经验较佳,只是Challandes 倾向提拔新人的话,两位亦无用武之地。

  科索沃在欧洲国家联赛D 级联赛第三组表现续有进步,在法罗群岛身上司取得四分相当关键,只要在第五轮分组赛作客再胜马尔他,第六轮分组赛主场迎战阿塞拜疆佔尽上风。本篇寸咀哥曾经提及亚美尼亚,众所周知它是阿塞拜疆的宿敌,可是该队在D 级联赛第四组处于进退两难的局面,下篇《鱼腩的味道》将会深入探讨,敬请留意。

本文由资深足球爱好者 欧冠球迷 编写,如果喜欢本篇文章《鱼腩的味道——科索沃篇》:http://www.jianyehongmo.org/ouguanliansai/341.html 请经过授权后转载。更多与足球赛事相关资讯,可以持续关注小苍足球赛事网!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还关注了:

下一篇:鱼腩的味道——白俄罗斯篇
上一篇:鱼腩的味道——马其顿篇
相关文章
评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