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苍足球赛事网:http://www.jianyehongmo.org 分享2020最新足球赛事,国际国内足球新闻!

2014世界盃(西班牙皇朝没落,三后卫,清道夫门将)

世界杯球迷 世界杯 0 条评论 2020-04-24 18:44:10 本文有1511个文字,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在过去十年的三届世界杯赛事中(2010,2014,2018),2014世界杯可算是最标志性的一届。其一是长达五年(2008-20-12)的西班牙皇朝终于结束,令各队重新审视传控足球是否可行;其二是多支踢三后卫的球队都取得成功,为过去数年流行的4-2-3-1阵式带来衝击。至后最后一方面,则是「清道夫」门将的出现,增强球队把防线推前的信心。
 

1)西班牙皇朝没落的主因

众所週知,西班牙国家队的踢法跟巴塞隆拿是一脉相承,如是者,当后者表现出现回落时,国家队亦必受牵连。

其实早于12/13球季,在拜仁以七球狂数巴塞的欧联四强过程中,已经看得出传控足球由盛转衰的端倪;再到世界杯前的13/14球季,马体会以务实足球力压巴塞夺冠,可说是为各队提供了如何克制传控足球的教材。

来到西班牙国家队,在当届赛事的失利除了中锋迪亚高哥斯达饱受伤患困扰影响表现,令球队空有控球,却欠缺一剑封喉的能力之外,两支分组赛对手荷兰和智利的针对性部署亦是关键。两队都採用三后卫阵式,有利左右中坚在half space区域截断恩尼斯达和大卫施华的传送,配上两名具备衝刺力和个人突破能力的攻击球员作反击棋子(云佩斯x洛宾,阿历西斯山齐士x华加斯),向回追能力下滑的碧基,以及上抢成功率下跌的沙治奥拉莫斯埋手,成功在攻守转换间取得入球。

2)三后卫的成功之道

在当届世界杯的16强中,共有四支球队採用三后卫阵式,分别是智利,哥斯达尼加,荷兰和墨西哥,而这四支球队在整届赛事合共踢了20埸比赛,只失13球。

A)清道夫指挥若定

三后卫阵式能否发挥成功,跟清道夫对于临场局势的掌控至为关键。经验老到的(墨西哥)马古斯虽然不复当年勇,但若论临场指挥队友上抢/补位,仍然挥洒自如。

(荷兰)华亚并没有因为球队在决赛週前才转踢三后卫而受到影响,无论上抢,包抄,都发挥稳定,更是当届赛事其中一名表现最佳的中坚。

至于踢法进取,防线经常压前的智利,由于在攻转守时人数不足,唯有依赖踢法灵活的加里美度包抄补位,解除即时威胁。

单防能力不算强的(哥斯达尼加)G.干沙利斯负责组织防守网,球员配合得宜,在5场赛事中只失2球。

B)侧击传中

无论是(墨西哥)拉恩,艾古拿,(智利)伊斯拿,美拿,抑或(荷兰)古治,白兰特,他们在进攻时都主要在边线加速落底引开对方两闸而已,并不是球队的传中第一点。反之,他们会把皮球交给一众中前场球员负责传中。这跟一般三后卫阵式释放两边翼卫的做法有别,主因是战术安排使然。

哥斯达尼加以守为先,五人防线坠得很后,基本上每场比赛的进攻机会不多,很自然把「仅有」的机会交给队中传送能力最强的球员身上,当中两位靠边的playmaker 拜仁雷斯和保拿奴斯,就成为球队的传送泉源。

墨西哥表现跟历届分别不大,进攻节奏不会过急,很多时候都会经过一轮搓传配合等待队友走到适当位置才传中。于是乎,负责控制节奏的赫陀靴里拉,古亚达度,便拥有最多机会传中。

智利反击速度快,球员走动配合默契十足,一对翼卫伊斯拿和美拿每当有反击机会便加速落底牵制对方两闸,华加斯在禁区等待传中,维度则后上杀入禁区顶,至于传中一脚就交由喜欢走两边边线的阿历西斯山齐士负责。

荷兰的侧击战术主要以白兰特拉边,为队友提供转向路线,一有机会便大脚长传给云佩斯,落底传中次数不多。史尼达经常走到两边half space区域等待庄拿芬迪根斯文或韦拿杜姆传送然后传中。至于洛宾则受制于对方的针对性部署,早早封锁禁区顶位置,减少起脚机会,于是乎洛宾很多时候唯有在右边禁区角传中。

C)进攻自由人

无独有偶,四支球队的攻击手除了(墨西哥)柏拉达和(智利)华加斯之外,其馀球员例如杜斯山度士、洛宾、云佩斯、祖尔甘保,阿历西斯山齐士,都能够盘传带射,边中皆能。当中洛宾和阿历西斯山齐士,更在当届赛事把进攻自由人的功能发挥得淋漓尽致,往往在人少打人少的情况下,以一己之力摆脱对手再起脚,遗憾是洛宾在决赛中单刀失机。

D)四队风格各具特色

墨西哥维持控球在脚,三线层层递进踢法;哥斯达尼加稳守为主,配合中路硬朗拦截;智利适时加快比赛速率,透过球员大范围走动,抢回比赛主导权。

荷兰则比较著重针对性部署,特别是云高尔的临场调动显得运筹帷幄,当中最经典的调动分别是16强对墨西哥(在一场比赛中透过临场球员调动,居然排出三款阵式)和8强对哥斯达尼加在加时下半场临时更换门将扑救12码。

3)清道夫门将

在广大球迷心目中,当届赛事的最佳球员应该是德国队门将纽亚,而非美斯,奈何足球比赛往往把焦点集中在攻击球员身上。

纽亚之所以在当届赛事备受关注,很大程度跟球队踢法有关。路维由分组赛到16强阶段都使用四中坚阵式(梅斯达菲/侯姆斯,梅迪萨卡,谢路美保定,贺维迪斯),加上队长拿姆担任防中,理论上防线有足够人手坠得很深,纽亚亦无须出迎。只不过,德国队在当届世界杯却以传控为基础,防线压得很前,令一众中坚身后留下大遍空间,而纽亚就按照比赛形势适时出迎封杀对手,当中最经典一幕发生于16强对阿尔及利亚。

纽亚全场共有69次触球,当中多达20次出现在禁区外,另有4次出迎解围,基本上跟一名清道夫无异。

注:纽亚于当届赛事共有10次出迎解围,属所有门将之冠。

除了出迎解围外,纽亚亦是当届赛事传球次数最多的门将,合共231次传送。

近30年,世上有很多出色的出击型门将,例如希基达,芝拉华达,甘波斯,罗渣里奥,云达沙(早期),域陀华迪斯...... 近年则有达史迪根,艾达臣,艾利臣。但回到2014年,当时出击型门将的风气并未普及化,而纽亚在世界杯抑或在球会的表现都可说是把门将功能重新定义:需具备脚下功夫,长短传能力,覆盖范围广泛,以及敢于出迎解围。

上述三点都为足球往后发展带来影响,因此,2014世界杯绝对是近年最标志性的一届赛事。

本文由资深足球爱好者 世界杯球迷 编写,如果喜欢本篇文章《2014世界盃(西班牙皇朝没落,三后卫,清道夫门将)》:http://www.jianyehongmo.org/shijiebei/283.html 请经过授权后转载。更多与足球赛事相关资讯,可以持续关注小苍足球赛事网!

喜欢这篇文章的人还关注了:

下一篇:梦回世界杯-2014「无冕王的复仇」
上一篇:梦回世界杯-2018年「罗斯托夫的14秒」
相关文章
评论
返回顶部小火箭